你的位置:股市新闻网 > 财经日历 > 600383资金流向_中国股市大慢牛行情的启动路径(2014-09-26)

600383资金流向_中国股市大慢牛行情的启动路径(2014-09-26)

600383资金流向

600383资金流向——600516股吧

可以预期,利率下行的趋势,并购活动日益活跃和多样化,中国版积极股东主义的出现,新一轮国有企业分拆上市,上市公司市值的飞跃,而行业内的大整合将是中国股市启动慢牛市的积极因素。中国资本市场将逐步从边缘化中复苏,回归金融体系的中心地位。当前,中国股市正处于由缓熊转缓牛的关键时刻。这是一个决定性的缓慢牛市。中国资本市场的每一个参与者和管理者都应该思考,如何使这一历史性机遇得以顺利、稳定地运行。
我们面临着两个问题:一是如何吸收美国模式的优势,及时进行结构再造,使市场增长的利益得到共享;二是如何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发挥作用,如何防范美国模式的弊端,避免公司管理层弄虚作假,从而抬高股价、吹泡沫。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即使中国股市走出了美妙的慢牛行情,仍然无法解决中国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

新的货币创造机制将扭转高利率的局面
人民币升值和股市低迷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Moreover, money filling is a necessary condition for a bull market, and the key lies in the interest rate.The slow bull in the United States is not the “mysterious” excellence of their system.Everything can be attributed to whether they have a full currency and low interest rates at the same time.While affirming that the long-term slow growth of the US capital market is an invisible way for a great power to rule the world, we should also see the negative effect of its “financial self-service”.It is a proper attitude to accurately assess the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of slow bull, combine the needs of China’s current society (especially the needs brought about by aging) and the lack of current financial participation structure.

600383资金流向——江海证券官方网站

It is worth noting that the mechanism of money creation in China since 2003, that is, the mechanism of “loan intensive” economy spontaneously expanding M2 while the central bank passively receiving foreign currencies to meet the basic demand of the expanding m2, is being replaced by another mechanism, which helps to reverse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China’s money filling but high interest rate.The sign of the loosening of this mechanism is that the central bank has changed from passive creation of foreign currency exchange to active creation of new and more controlled monetary policy tools, such as standing loan facility (SLF), short-term liquidity adjustment tool (SLO) and supplementary mortgage loan (PSL) created in recent two years.In fact, in order to realize the tools necessary for the governance of the Central Bank of a world-class superpower, 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 has used a lot of ideas to supplement the “toolbox”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21st century.For example, it invented the central bank bill, and it also used the opportunity of China’s industrialization and urbanization to build China’s bond market at an unconventional speed through the association of China’s interbank market dealers.In this way, in a short period of more than ten years, China has the “toolbox” of monetary policy developed by the United States after a hundred years of evolution.In a sense, this is a transition to the American version of the monetary mechanism.This change is important and fundamental.It is a necessary stage in the process of a country’s growth.In this process, it will gradually enhance its production and manufacturing capacity, and then enhance the credibility of its currency.However, if the base currency creation mechanism is still based on the exchange of foreign currencies, it means that this country has not “weaned” from overseas, and it has not really become a financial power with world influence.对于一个真正能够影响世界的金融大国来说,其货币和金融资产必须得到世界的认可(外国愿意认购,愿意交换资源或劳动力),其货币创造必须受到内部产生的债权的驱动(例如,央行实际上是通过迂回的渠道认购国债的。

在货币创造机制的转换过程中,中国不仅要保持货币充裕,还要降低利率。2014年以来,中国市场利率中枢开始下降,这与许多倾向于积极扩张的货币政策密不可分。与时代不相适应的“刚性体制”改革,也随着市场呼声的高涨提上了议事日程。可以看出,2011年至2014年初加息的恶性循环已经开始逆转。现在是讨论中国资本市场牛市和“大牛”可能性的时候了。那么,中国资本市场缓慢牛市的起点在哪里,与美国过去三十年相比,潜在的缺陷有哪些?
中国股市慢牛的可能启动路径

600383资金流向——窦立国

如果我们把1973年至1982年的美国称为病人,资本市场疲软,那么2011年年中至2014年初的中国就相当类似了。在这个病态期过后,中国股市能否像1982年的美国股市那样开始放缓?自2014年7月22日以来,中国股市长期持续上涨,似乎带来了一线希望。但创业之路是什么?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资本市场的缓慢牛市并不一定要求实体经济具备同期复苏的基本面。可能会出现经济基本面仍在调整的局面,但金融市场充满希望。美国里根时代就是这样。2014年,中国一批重要产业(主要是过去10年主导经济增长的传统产业)仍在苦苦挣扎,这与美国上世纪80年代初和中期的房地产业和汽车产业情况相当相似,很可能是产业结构发生巨大变化的先兆。影响资本市场的关键因素是,名义利率呈现出转向下行的趋势。除了央行政策导致的金融环境变化外,这种下降的原因可能还包括企业的疲软和贷款需求的放缓。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利率下行趋势是最重要的因素。这一因素在2014年初被赵丹阳等知名投资者发现,成为牛市的重要依据。

除了利率下行趋势外,2012年至2013年资本市场提前孕育的一些新元素也为慢牛提供了素材。从2007年到2010年,中国资本市场的结构相当清晰。大型央企、银行市值大多在1000亿元以上,中小板公司尤其是TMT等科技类公司市值大多在50亿元以下。中间,一些拥有知名品牌(如家电、房地产等)的大中型民营企业市值高达数百亿元。经过2014年上半年的几轮调整,这些大企业市值将回归200亿元,甚至成为原有蓝筹股产业的核心驱动力。

600383资金流向——fund123

此外,2014年并购浪潮的快速爆发,将导致中国出现相当一批类似上世纪60年代的企业集团,其市值将迅速上升,推动中国资本市场中小企业市值再上一个新台阶。上世纪80年代美国资本市场的优势在于,新技术公司的市值可以继续增长。例如,微软和思科都已成为市值数百亿甚至上千亿美元的公司,这并不完全依赖自然增长。依靠资本市场进行增发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方式。以中关村为代表的我国TMT领域一些上市公司过去一直孤军奋战,资本市场和长期收益、市值几乎没有支撑。如今,SEO并购的大门已经打开,一种类似美国的资本市场与实体经营相互支撑、相互滚动的机制在中国已经出现,这对中国资本市场和新公司做大做强是一个积极因素。a股可接受的估值水平,最终将推动市值长期低迷的央企等大公司实现“U”型反转。
与此同时,经过十多年的快速增长,中国创造了大量货币,在房地产增速放缓、高利贷逐步崩盘后,这些货币可能转向保险等金融产品,这为中国版的“积极股东主义”提供了资金来源。20世纪80年代的“积极股东主义”之所以在美国产生,一方面是因为储蓄和贷款机构在资本供给方面的放松管制;另一方面是因为:,它为一些大市场中股价低迷的大中型公司提供了投资标的。结合两者,KKR等新兴私募机构扮演运营商的角色,通过资本市场攻击那些无聊的公司,进入股东大会后直接干预公司运营,在美国资本市场和行业掀起波澜。2013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版的“积极股东主义”也开始出现。一些新成立的保险公司已成为先行者。一方面,他们通过速动投资获得资金;另一方面,他们利用底部估值的机会,收购一些优质房地产公司和银行的股票。这很可能让降温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大中型企业市值再次受到市场关注。

同时,上世纪80年代的大规模企业集团并购和美国的大规模企业集团并购也可能出现。这将引发我国“金融控股”和产业整合的进程:以上市公司并购非上市公司为常见手段,我国各行业尤其是传统行业将出现广泛的产业整合,“金融控股”公司将提供金融服务这些资本手段的资源。再者,在全球低利率的环境下,中国将有一些有长远目标的公司购买金融资源(如海外保险公司),可以在海外提供低成本的资金,这些资金将不仅用于支持中国公司的海外并购,他们的国内资本运作也有放松管制的趋势。

在国有企业方面,也可能出现新一轮的资本市场运作。与2005年后国资委“做大做强”基调下的央企“整体上市”战略不同,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推动的以“资本经营”为核心理念的新一轮国有企业改革,可能会推动一轮符合资本市场理念的运作,启动反向“分拆上市”,在企业结构中创造更多层次、更多上市公司大型国有企业。随着香港市场对国有企业的认知度高于内地市场,这一趋势更可能首先在香港开始,使得大中型企业与资本市场的互动再次活跃起来。
可以预见,利率下行的趋势,并购日趋活跃和多样化,中国版积极股东主义的出现,新一轮国有企业分拆上市,中国上市公司市值的飞跃,而行业内部的大融合或将成为启动中国版慢牛的积极因素,中国资本市场也将逐步从边缘化中复苏,慢慢回到金融体系的中心。A股从2014年7月22日开始持续上行行情,很可能是这一历史进程的起点。

国民财富增长的分配机制还存在一些不足
但是,与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相比,中国发起的慢牛仍存在着机制上的重大缺失,这可能不利于财富的分配。

缓慢的牛市必然会通过市场价值增值创造大量财富,这实际上是美国近30年国民财富增长的主要来源。财富能否被人民共享是一个大问题。在美国缓慢的牛市中,资金来源是公众广泛参与的养老基金和共同基金。美国“大规模公司治理”的定义不断推动着社会化进程。这种结构就是所谓的“盎格鲁-撒克逊”公司治理结构,其特点是股权高度分散,但并非直接掌握在公众手中,而是由多家机构投资者持有(通常单个机构投资者持有公司不超过20%的股份,大多不超过20%)10%,因此每家大公司通常都有十几家甚至更多的重要股票(股票机构)。公司的日常权力集中在以CEO为核心的公司高层管理团队手中,公司高层管理人员以高薪+期权作为激励机制。这种模式是美国资本市场与经济共同发展的结果,是公众对资本间接参与不断深化的结果。正面效应是,公众普遍可以分享到公司市值增长带来的国民总财富的增长,而负面效应是,虽然机构投资者不像散户投资者那样躁动不安,但从公司股价来看,他们给高管带来了更大的压力。由于股权激励机制的存在,高管往往会发布利好消息,推高股价,甚至采取欺诈手段(21世纪初破产的安然和世通就是一例)。另外,由于公众可以分享市场价值创造的利益,这个国家将成为一个消费社会,这甚至会影响科技创新的大众化方向,而且往往是消费创新而不是生产创新(近20年来美国最热门的互联网创新涉及到这个问题)。
与美国资本市场、养老金制度、国民财富和大型上市公司治理结构不同,中国资本市场、养老金制度、国民财富和大型上市公司治理结构是相互独立的,而且不存在叠加效应:中国资本市场散户的比例一直居高不下,中国的养老金制度仍然是以现收现付机制为基础的,近十年来,城市房地产一直是中国国民财富的最大来源。大多数大型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一般处于创始人或国有集团(与上市公司基本相同的行为主体)持有50%以上股权的状态。当然,这是中国几十年来在西方经济发展的副产品,时间非常短。我们还没来得及意识到这些重大事件的交叉点。但与此同时,新的中国资本市场也未能获得社会参与的坚实基础,每隔几年就会经历边缘化的危险。

接着,从2007年以后美国资本市场长期稳定的经验来看,社会资本市场稳定性的缺失是其原因和影响因素。最重要的机构投资者公募基金发展停滞不前,而影响力越来越大的私募基金能否及时远离野蛮的创业风格,还有待观察。规模也有限。资本市场散户云集,信心波动。同时,我国养老保险基金制度在参与资本市场方面还十分有限:全国社保基金处于现收现付制,其积累的资金池主要存在于银行,收益有限。而且,一些西部省份和老工业省份正处于收入冲不抵支出的状态,需要依靠财政补贴来维持;全国社保基金基本上与全国养老基金无关,未来使用的基金是“长治久安”,与美国多渠道养老基金长期认购股票,特别是职工公司股票不同(截至2013年底,全国社会保险基金余额4万亿元,虽然截至2013年底,国安基金总资产为1.24万亿元,但不包括货币基金在内的公共基金总规模仅为2.1万亿元,其中纯股票型基金仅为1.14万亿元。中国资本市场总市值超过20万亿元,货币超过100万元。与美国上市公司总市值相比,机构投资者持有资本市场60%以上的市值,养老金制度直接或间接持有资本市场35%以上的市值。
从全球范围来看,除了盎格鲁撒克逊模式下高度交织的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养老保险制度外,日本和德国也是大国中相对形成的模式。英美模式与日德模式的比较可以带来很多启示。日本和德国是工业大国,拥有大型上市企业和资本市场。日本和德国资本市场都有机构投资者作为大公司的股权持有人,但其性质与美国不同。这些机构投资者实际上是企业,通常以企业间交叉持股的形式存在。也就是说,这些股权不是通过资本市场形成的,而是在企业上市前就存在的(日本是大企业之间直接交叉持股,在德国主要银行和保险公司交叉持股,而银行和保险公司直接持有或委托的大量非金融公司股权。而且,这种机构投资者持股比例较大的上市公司股权结构与养老金制度没有关联。上世纪80年代,日本试图通过大型企业在东南亚布局生产基地,建立自己的“区域支撑体系”,但失败了。后来,日本大量的养老金储蓄集中在日本邮政,日本邮政持有的金融资产是日本国债而不是股票。德国的养老金制度主要由现收现付制维持,并有财政补贴,只是其商业保险和基金的一小部分投资于资本市场(股权只占资产配置的10%左右)。因此,当老龄化时代到来时,日本和德国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日本国债不断增长,老年人持有大量国债,社会表面上被财富压迫,年轻人的不景气导致国内企业竞争力下降,实体经济萎缩,没有人敢投资资本市场,虽然德国的财政压力越来越大,但却越来越沉重。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日本、德国等国为了提高资本市场的投资吸引力,相继修订了相关法律法规。但是,效果并不大。随着人口老龄化,机会进一步推迟。

可以认为,日德模式,甚至1997年以前的韩国模式,都走的是主流公司的非社会化道路(即公众不持有主流公司的股权,至多间接持有主流公司的债权)。当社会处于人口结构的黄金时代、外向型经济的繁荣时期,这种制度就会蓬勃发展。大多数人生活和福利水平的提高有赖于工资的提高和自我储蓄。但随着人口老龄化,这种模式迟早会改变。日本没有改变,所以进入了死胡同。1997年以后,韩国上市公司与金融体系的关系趋向于美国模式,且远好于日本。
我国大型企业特别是大型国有企业的股权结构主要是企业集团所有制。社会化部分个人投资者比例较高,非常不稳定。社会没有稳定的分享机制来深度参与公司的增值经营。因此,美国模式或许是一个比较好的学习对象,但中国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如何吸收美国模式的优势,特别是在当今中国老龄化趋势下,及时进行结构重建,让市民分享牛市缓慢增长带来的利益;二是如何防范美国模式的弊端,避免管理层因股价上涨而蒙受损失,实施欺诈,鼓吹泡沫。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即使中国股市走出了美妙的慢牛行情,仍然无法解决中国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关于这个问题,笔者不能再作更多的推论,但按照目前以国有企业为代表的大企业资本改革方向来看,很可能是集团公司(代表内部人)和外部资源(包括养老体系在内的机构投资者)占到了一半的情况。

我们面前有一个伟大的时代。正如过去不到2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黄金时代浓缩了美国从19世纪中后期到20世纪初的发展历程一样,中国未来20年的发展也将再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的全球化进程。当前,中国股市正处于由缓熊转缓牛的关键时刻。这是一个决定性的缓慢牛市。中国资本市场的每一个参与者和管理者都应该思考,如何使这一历史性机遇得以顺利、稳定地运行。
(作者系百益企业研究院联合创始人,经济、工业、金融观察人士)

以上是由奥德菲网为您整理编辑600383资金流向_中国股市大慢牛行情的启动路径的全部内容,旨在促进信息交流。同时,为您提供600516股吧、窦立国、江海证券官方网站、fund123等文章资讯。

声明:本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转载请注明:股市新闻网 » 600383资金流向_中国股市大慢牛行情的启动路径(2014-09-2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金融资讯近期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