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股市新闻网 > 财经日历 > 【600171上海贝岭】券商两融扩张之殇:额度不足强拉客户(2015-07-21)

【600171上海贝岭】券商两融扩张之殇:额度不足强拉客户(2015-07-21)


600171上海贝岭——现在油价多少钱一升

  在投资者融资如“抢钱”的现象背后,证券公司的一些计息和不为人知的细节逐渐浮出水面。
  东莞证券被曝,客户筹不到足够的资金,有时甚至没有资金,只能“补”买

  证券公司得到客户和利益,投资者得到资金,一种互利合作,却几乎变成了对簿公堂。所有这些都来自融资。

600171上海贝岭
  投资者周建成(化名)今年4月在东莞证券开设融资融券业务。存入保证金后,他不仅没能如期筹集到资金,还多次遭遇无法按照约定的1:1比例足额筹集资金,甚至无法融资的尴尬。

600171上海贝岭——中人网

  在东莞证券,有类似经验的投资者不在少数。多位投资者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们只能在几天内筹集资金,而且数额非常小。每次入市都是小额入市,跌了也买不到,导致被动追捧。一些投资者曾多次与东莞证券交涉,但至今无济于事。

  “应该是证券融资的额度已经用完了。”对此,多位证券公司人士对中国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证券公司融资规模不足,已经超过了能够承受的客户数量上限。而这种情况在业内已是普遍现象。这样,证券公司不仅可以提供资金使用效率,而且可以增加收益。
  然而,投资者可能会蒙受损失,许多人也会蒙受损失。周建成说,近两个月来,其损失已达400多万元,部分投资者已发律师函要求赔偿损失。法律专家认为,在上述案件中,证券公司一般在合同中设置免责条款,不能认定客户流失与此有关。然而,这表明他们的商业规则是不合理的,需要监管部门的干预来完善商业和交易规则。

600171上海贝岭——紫金矿业h股

  无法使用的融资
  “如果不是东莞证券业务员一再劝说,我是不会开立信用账户的。”周建成表示,虽然自己有17年的股市投资经验,但对融资融券业务并不了解。他第一次开这家公司时,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尴尬。

  2015年4月30日,周建成在东莞证券工作人员的劝说下签订了《融资融券合同》,并于5月6日开户。根据合同约定,开户后,东莞证券将按1:1的比例提供融资融券交易。

600171上海贝岭——topview

  周建成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东莞证券开设融资融券账户后,发现不仅无法足额募集资金,而且无法募集资金。
  “我通常在乐队里经营,卖了之后再买回。然而,在第一次出售和再融资购买之后,我们发现我们无法按照约定的比例融资。“周建成说,自从开办融资业务以来,其账户一直没有全额融资。此前通过融资买入的股票,一旦卖出,账户会立即自动还款。

  其实,这并不是周建成的亲身经历。就连开了两年多账户的投资者也遭遇了这些麻烦。另一位投资者王国明(化名)称,早在2013年,他就在东莞证券开设了融资融券业务。此前,由于市场行情不佳,他没有动用这笔资金。然而,自今年3月以来,它经常无法筹集资金。

  “并不是完全不能用,只是可以用的数量很少,远远低于合同规定的比例。”王国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按照合同约定,他与东莞证券的融资比例也是1:1。但在实践中,如果以前利用融资、抛售和再融资,就不会有融资或全额融资买入。
  王国明说,他的账户保证金一直维持在80万元左右。按照1:1的比例,东莞证券提供了80万元的融资额度,但事实上,一直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即使可以整合,金额也有几万元,有时只有几千元。

  与王国明不同的是,周建成发现上述问题后,曾与东莞证券工作人员协商10多次,但始终未能解决。此时,上证指数和创业板指数均创出新高。问题没有解决,市场一次次被错过。
  为了避免再次无法募集资金,每次操作前,他都会向东莞证券确认,可以继续募集资金后再抛售。但即便如此,卖出后往往也无法获得资金。

  “经过反复沟通,我们还签订了定额融资补充协议。当时,我们以为可以通过签订补充合同来解决问题,但还是得不到资金。与其明知故犯,不如不动手周建成说,他来到东莞证券大浪营业部总经理王自强的办公室,要求对方当面解决问题,但至今没有结果。
  “偷钱”的交易

  周建成表示,经多方要求,东莞证券大浪营业部同意为其提供定额融资。为此,双方还于6月底签订了补充合同。但补充协议签订后,上述情况仍时有发生。
  《第一财经日报》曾多次致电王自强核实此事,但他的电话一直没有接通。

  在投资者看来,即使融资额度充足,东莞证券的交易规则也存在诸多问题。额度非常有限,而且有大量的客户需求,结果就是投资者互相“偷钱”。
  “按照合同规定的比例,我最多能拿到80万元,但事实上,我一直拿不到足够的钱。有时只能融资1万、2万股,但不能一次到位。往往一次只能买一两百股,需要反复操作。有时一秒或两秒后就不能融资了。“另一位在东莞证券开设两个金融账户的投资者则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无异于让投资者相互争夺有限的资金。他们能否获得融资取决于“谁的手快”。

  周建成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交易记录显示,周建成6月5日通过信贷融资买入紫江企业约60万股,买入次数超过30次。除3次买入18万余股外,其他买入数量不足2000股,其中大部分甚至只有100股。
  “就因为拿不到钱,就不能一下子全部拿到。否则,谁会买这么多次?”周建成表示,东莞证券曾有工作人员回应,出现上述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公司资金紧张。

  在上述投资者看来,出现上述情况的原因是东莞证券的融资规模有限,不足以支撑其客户规模,其融资规模甚至可能超过监管规定。
  根据证监会现行规定,证券公司两次融资规模上限为其净资本的4倍。2012年5月,东莞证券推出两个金融试点。但截至目前,该公司尚未披露其净资本、两项金融业务规模和客户数量的任何数据

  这些怀疑也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证实。“证券公司缺钱。如果融资额度用完,他们将无法融资。我多次遇到这种情况,有时甚至连一分钱都没有。”一位证券公司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在证券公司的两融业务中并不新鲜,根本原因是证券公司资金不足。
  该人士还表示,在市场火爆的情况下,为了增加用户数量,一些中小证券公司明知资金不足以支撑用户的需求,但仍在吸纳新客户。只有当其他客户归还融资时,客户才有机会筹集资金,才会出现融资客户“偷钱”的情况。

  被动追击
  在投资者融资如“抢钱”的现象背后,证券公司的一些计息和不为人知的细节逐渐浮出水面。

  但这种计息方式可能给投资者带来巨大的潜在损失。从最初350万元的保证金,到最高账户资产1000多万元、浮盈近800万元,再到最后400多万元的亏损,这两个月的经历对周建成来说就像一场梦。
  “按照东莞证券的规定,即使有钱,也不可能一直拿到钱。当你下去买底部的时候,你根本拿不到它。只有当它上升时,你才能得到它。”王国明表示,虽然这有其自身的因素,但东莞证券的交易规则客观上造成了其被动追赶。

  不过,由于分批融资金额较小,股价不断下跌,因此无法再融资。周建成认为,这导致其账户在买入股票时,只能追高,不能逢低买入,不能进行高抛低吸波段操作,给其造成很大损失。而因为担心售后无法再融资,又不敢卖被子后,这就导致了无法止损的问题。
  周建成还表示,由于下跌时无法买入,他在买入紫江企业后遭遇了股价下跌。当时紫江企业的股价在11元以上,很快就亏了钱。因为怕卖了以后融资不起来,不敢卖,导致亏损急剧增加。直到该股收盘前跌至9.33元左右,导致亏损200多万元。7月3日,在王自强办公室示威后,他要求对方保证全额融资,并给予一定赔偿。7月5日,东莞证券总部派人与他们沟通,但至今没有回音。

  “这等于是让我们高买低卖,但是只要我的保证金足够,没有达到强平线,券商没有资格阻止我买入。 这样的话,融资融券就失去了意义,最后会亏得什么都没有。” 周建成说,出现这种情况,固然有其自身操作因素,但东莞证券的融资融券交易股则也存在问题。
  “如果不能继续融资低吸,一旦卖出,浮亏就会变成净亏,不如继续持有,等待反弹,还有挽回损失的可能。” 王国明说,谁都知道不能完全归咎于证券公司,但他们确实有一定责任。 但如果每次都因为高买低卖出现亏损,那就说明券商的交易规则存在问题。

  谁该担责
  屡次交涉无果,部分投资者已经计划向东莞证券要求赔偿损失,个别投资者目前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周建成称,他已委托律师向东莞证券送达律师函,要求东莞证券在友好协商的前提下,确定其损失并予以赔偿,并按照融资融券协议的补充约定,为其实际提供500万元融资。
  而多名投资者也认为,东莞证券的上述行为,一方面已经构成违约,另一方面其交易规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投资者被动追高,东莞证券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广东华雅律师事务所律师汪顺荣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称,从上述情况来看,东莞证券融资业务确实存在问题,其结果就是导致客户不断追高,却不能在低位买进,从而增加持股成本,已严重损害客户的利益。
  汪顺荣认为,如果可供融资资金量不足,则无必要为了扩大客户规模,与大量的客户签约,签约后又不能满足客户需求,反而使其利益受损,券商应当承担缔约过失赔偿责任。

  然而,按照周建成与东莞证券签订的合同第十六条约定,投资者从事融资融券交易时,如已达到法律法规、业务规则的分风控指标阈值,或受到公司融资融券规模上限限制、实际提供的资金金额和证券数量的限制,投资者将面临融资融券额度不能足额使用后交易受限的情况。
  按照上述约定,尽管未能向投资者足额提供融资,东莞证券也无需承担违约责任。 正是这样的合同条款,使得即便在券商出现违约的情况下,投资者也无法追究其责任。

  “如果合同已有约定,就不存在违约,而是以实际支付金额为准,如果要求券商承担违约责任,在法律上恐怕难以得到支持。”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钟凯文称。
  “有了免责条款,券商就不用承担违约的法律责任,虽然不承担法律责任,但并不说明这种做法就合理。” 钟凯文称,类似合同通常是格式文本,投资者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因此存在霸王条款的嫌疑。

  规则之辩

以上是由奥德菲网为您整理编辑【600171上海贝岭】券商两融扩张之殇:额度不足强拉客户的全部内容,旨在促进信息交流。同时,为您提供现在油价多少钱一升、紫金矿业h股、中人网、topview等文章资讯。

声明:本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转载请注明:股市新闻网 » 【600171上海贝岭】券商两融扩张之殇:额度不足强拉客户(2015-07-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金融资讯近期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