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股市新闻网 > 财经日历 > 002264基金_重磅调查(2018-06-12)

002264基金_重磅调查(2018-06-12)


002264基金——000729股吧

  以来自温州的胡承中为首的德力西近年来一直在推动多元化经营,但其上市平台广东赣华和德信娇韵诗经营不善。此外,自去年以来,两家公司日益显现出“盘股”的特征。虽然它们被称为上市公司,但它们更像是被少数投资机构牢牢控制的公司。
  只是外表而已。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那些穿着马甲持有多只广东赣华信托产品的人士,其选股范围高度一致,且怀疑是同一团队在幕后交易。而且,目标公司大多与德力西或上海中能(实际控制人余建明)关系密切。进一步分析表明,与资金运用相关的信托产品“隐身”,更像是一种追逐胡承中、于建明足迹的定向投资。这是意外,巧合还是精心策划的首都局?很多异常现象形成了“蒙面秀牌”吗?什么是秘密的利益之门?需要监管部门核实。

  近两年来,温州热钱在A股市场声名鹊起。不为人知的是,从温州乐清崛起的工业大亨胡承中,在A股市场上也具有庄家股的特征。

002264基金
  正泰电器的南存辉和德力西的胡承忠,作为国内两大低压电器龙头企业的领头羊,从同一条起跑线上起步:小学时是同学。1984年,他们一起在温州乐清柳市创业。1991年,胡承中创办了德力西,南存辉创办了正泰。在这一点上,两者的关系已经从合作伙伴变成了竞争对手。舵手不同的经营理念,使正泰和德力西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

002264基金——诚浩证券

  正泰2010年进入A股市场后,德力西随后在2011年在广东赣华A股市场买壳。与前者稳健经营、专注主营业务不同的是,德力西近年来推进多元化经营,但上市平台的经营却不够好:广东赣化多次未能谋划转型,缺乏持续盈利能力;德信娇韵诗2017年及今年一季度业绩均同比大幅下滑。

  随着业绩不佳,奇怪的是个股奇怪的走势。去年以来,德力西控股的广东赣化、德信运输日益显现出“盘整”特征。虽然它们被称为上市公司,但它们更像是被少数投资机构牢牢控制的公司。
  只是外表而已。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那些穿着马甲持有多只广东赣华信托产品的人士,其选股范围高度一致,且怀疑是同一团队在幕后交易。而且,目标公司大多与德力西或上海中能(实际控制人余建明)关系密切。进一步分析表明,与资金运用相关的信托产品“隐身”,更像是一种追逐胡承中、于建明足迹的定向投资。这是意外,巧合还是精心策划的首都局?很多异常现象形成了“蒙面秀牌”吗?什么是秘密的利益之门?需要监管部门核实。

002264基金——模拟

  庄子有明显的特点:德力西系统,高度控制
  作为德力西首家A股上市平台,近期广东赣化的股价走势更像是“ECG”。“从股价走势看,广东赣化已明显被高度控制。”一些私人投资者表示。

  在一家主营业务不佳的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上几乎充斥着信托计划。这些穿着马甲、看不透公开渠道的投资产品,是神圣的投资产品,支撑着广东赣化近90亿元的市值。

002264基金——600499股吧

  作为德力西首家A股上市平台,广东赣化近期的每日股价走势更像是“ECG”:在交易稀少、交易极为清淡的背景下,一个小订单就能将股价拉出直线,一段时间后,又一个小订单将股价直线回归,如此反复。
  看看广东赣华的每日K线走势。2017年4月下旬至2018年1月下旬,公司单日收盘价波动幅度很小。无独有偶,今年3月底至5月初,公司股价也在一个平台上“低频波动”。

  “从股价走势看,广东赣化已明显被高度控制。”一位多年泡在A股市场的私人投资者告诉记者,根据以往的经验,去年以来,广东赣化股价走出类似庄股的怪圈,主要原因是市场上流通股大部分被少数大投资者控制,导致可流通交易筹码稀缺。

  事实上,根据广东赣化2018年一季报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除控股股东德力西集团外,其余9席均被信托和资产管理产品占据。
  此外,广东赣华总股本约为4.43亿股。剔除德力西集团和胡承中持有的19035万股,广东赣化实际流通股为25251万股。相比之下,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的9款信托资产管理产品截至3月底持有6903万股,占流通总量的近三成。

  这只是冰山一角。由于一季报只披露了前十大流通股东的持股情况,这只是一个浮在“水面”上的公开计划。另一个数据也可以证明,随着大手笔资金的不断吸纳,广东赣化的股东总数也在持续减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股东人数已降至12800人,每户持有的股份高达34600股。2015年末,这两项数据分别为25900户和17100股。
  回顾以往A股的案例,本文运用高度的控制力强行改变市场股价走势。一旦所谓的“创客”因资金和政策问题被迫抛售股票,并打破看似稳定的走势,相关股票最终将注定崩盘。

  今年4月,德国股市的新动向暴跌。
  从复检可以看出,2017年11月前,德信娇韵诗的股价走势呈现出高度可控的特点,即大部分时间股价波动很小,换手率较低。一旦风吹草动,就会破坏和平。

  一个典型事件是,由于2017年11月计划进行资产重组,德新交通停牌至今年3月30日。复牌当天,公司股价低开低走,并很快被大量销售订单收报跌停。事后看来,当天逃离的并不是散户投资者。究其原因,在于德信娇韵诗今年一季度仅成交一天,即3月30日,成交量高达757万股。正是通过这一交易日,德信交通的股东数量从去年底(停牌期间)的2328人大幅增加到一季度末的5832人,即一天内股东人数增加了1.5倍。
  显然,当日股价跌停是由于大股东个人抛售所致。结合以往案例,对于高度控制的公司来说,一旦股价大跌,多米诺骨牌效应往往会发生。此外,恰逢德信交通第一批限售股解禁,公司股价在随后的三个交易日内没有跌停,下跌趋势也没有改变。与3月30日55元/股的最高价相比,公司最新股价已跌至17元左右,可谓惨败。

  信托产品的秘密联系
  据调查,扎堆信托投资广东赣华的信托产品并非各自为政。一些投资个股的产品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和协作性,似乎是由同一阵营统筹安排,或分散安排,避免触及红线。

  如果事情出了问题,肯定有恶魔。在主营业务薄弱、2017年亏损2.83亿元的广东省,为何会堆积如山的信托资产管理产品?
  上海证券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扎堆投资信托产品的广东赣华并不是一场单独的战斗。一些产品投资于一致性和协同性高的个股,似乎是由同一阵营统筹安排,或者分散投资,避免触及红线。果真如此,其相关行为也将构成监管部门的“蒙面秀牌”。

  首先,作为德力西集团的信托产品,截至今年3月底,陕国投聚宝宝37号所持有的广东赣华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数量已达2166.79万股。同时,陕国投发行的巨宝宝36号,为第三大股东,持有974.93万股。
  记者注意到,从产品序列号来看,聚宝宝宝36号和37号应成立时间相对较近,两款产品均于2017年一季度在广东赣化成立,并同时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序列。

  不仅如此,这两款产品的重仓个股也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即2017年末,上述两款信托产品主要持有广东赣华、信日恒利等2只股票。然而,今年一季度,宝盆36号却从新日恒利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消失。
  值得深思的是,广东赣华和信日恒利的信托资产管理产品是宝罐系列的两款以上产品。

  今年一季度末,持有广东赣化749.26万股的前海开元国弘1号也持有新日恒利1114.5万股;同样,云信宏盛26号也持有广东赣华538.23万股和新日恒利952.63万股。
  更奇怪的是新增了两款信托产品。据记者查询,进入一季度广东省十大流通股东名单的华信信托华鹏66号和光大信托金石17号,均成立于2018年1月26日。在这两款产品的关键部位(即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共有多达4个职位,其中3个是广东赣华、新日恒利和华通。

  上述两款新信托产品的共同持仓目标与聚宝宝宝36号、37号重点持仓标志一致。特别是2017年末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的巨宝宝宝37号,就瞄准了上述三只股票。不过,今年一季度,华通股份减持,华鹏66号和金石17号入围。
  综上所述,3月底广东赣华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除控股股东外,其余6名股东(包括减持的宝罐36号)同时买入广东赣华和新日恒利。这只是巧合吗?

  “如果说由6个不同投资者、不同投资思路操作的信托资产管理产品,可以同时在同一两只股票中择仓建仓,存在这种可能性,但概率非常低。根据以往的投资格局,相关产品由同一团队生产的可能性较大。“有民间投资者表示,上述6款产品中,每款产品的投资标的并不多,但两款或两款以上的标的可以重叠。特别是同日成立的华鹏66号和金石17号,实际持有同一只股票的三四只股票,成立时间相近,分别为36号和37号,这可能并非偶然。
  谁能看穿马甲背后的资本真面目?“在目前监管部门运用大数据、IP地址查询等先进手段严格监管的氛围下,上述信托资产管理产品是否由同一人或同一团队控制,不难查证。”

  有必要对上述现象进行全面检查。因为截至一季度末,只有聚宝宝37号已经持有广东赣华4.89%的股份。如聚宝宝宝36号、华鹏66号、金石17号等信托产品由同一幕后投资者控制,整体持股比例已超过5%的品牌募集线,构成“变相举牌”的违法行为。
  今年4月,沪深证券交易所发布了《上市公司收购及股权变动信息披露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颁布的原因之一,是为了防止和控制不举牌、蒙面举牌等乱象。上述信托资产管理产品在股票投资标的选择上高度重合的背后,是否真的存在“变相举牌”等行为?待监管部门核实。

  关系破裂:德力西首府“朋友圈”
  广东赣华、信日恒利的信托产品扎堆持有。从表面上看,全世界都能看到它们。事实上,他们之间有很多关系。他们关注的股票都是德力西阵营、上海中能阵营控股的上市公司,或是有投资经验的公司。

  持有多只信托产品股份的广东赣华和新日恒利,表面上看似相去甚远,但实际上,两者之间又有一定的关系。
  根据强云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证券报记者查询发现,上述信托资产管理产品目前或曾经持有的上市公司上股东在股权等方面相互投资或合作,且两名实际控制人其实是温州的乐清村民。

  总之,广东赣化实际控制人胡承中控制的德力西阵营与目前由新加坡恒力实际控制人余建明控制的上海中能进行了合作。此外,德力西阵营、上海中能、德军投资(上海中能原子能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晨鸣纸业有限公司近年来也在股权等方面进行了合作。然而,由于某种原因,所有相关的股权协会都被清理干净了。
  经查,上海中能董事长俞建明于2008年9月至2015年1月担任德君投资总经理,德君投资随即参股中国德力西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胡承忠控股的德力西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以下简称“德力西控股”)。直到2015年5月,德军投资才退出德力西的股东序列。

  就在德军投资准备退出德力西控股前一个月,晨明纸业的增资公告推动了德力西控股、上海中能、晨鸣纸业三者之间的三角关系。根据2015年4月初披露的公告,增资完成后,晨鸣纸业和德力西控股将分别持有上海中能30%和5%的股权。在晨鸣纸业和德力西控股增资投资上海中能两周后,获得资金援助的上海中能立即上演了70轮竞拍,竞得新日恒力的控股权。
  不过,德力西控股和晨鸣纸业仅在上海中能股东名单上短暂停留了4个月。2015年8月初,晨鸣纸业公告称,由于上海中能投资的股票非理性下跌,启动了行使投资回收的条件。德力西控股和晨鸣纸业均收回了相关投资。从公开信息来看,德力西控股、晨鸣纸业、上海中能已终止股权关联。不过,晨鸣纸业与上海中能的合作仍在继续。

  2016年12月是一个关键时间点。当时,晨鸣纸业股份有限公司以18.5亿元的成本增资扩股,获得德军投资50%股权,另一半由上海中能持有。根据条款和条件,晨鸣纸业将在5年内享受每年不低于6%的固定收益回报。经过16个月的合作,2018年4月,晨鸣纸业以26.34亿元的价格将上述50%股权(后续增资投资成本增加至23.5亿元)返还给上海中能。
  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有股权合作,晨鸣纸业只是在为上海提供资金方面起到中介作用。

  在上海中能通过晨鸣纸业大幅充实资本实力的同时,2017年一季度,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三款产品集体在上海中能控股新日恒利设立了仓库。具体来看,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2017年一季报上市的3只产品为聚宝11号、苍穹6号、弘盛26号,三款产品合计持股比例达到6.11%

以上是由奥德菲网为您整理编辑002264基金_重磅调查的全部内容,旨在促进信息交流。同时,为您提供000729股吧、模拟、诚浩证券、600499股吧等文章资讯。

声明:本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转载请注明:股市新闻网 » 002264基金_重磅调查(2018-06-1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金融资讯近期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