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碑聚合门户
谈论影响中国

广东省徐闻县最大黑社会保护伞:谭国平以及叶语、叶就两兄弟…

广东省徐闻县七千万贪官谭国平以及三亿贪官叶语、叶就两兄弟强强连手

谭国平,男,52岁,1966年出生。现篡改出生年龄为1973年。其妻子(原名洪棉)为了配合他也篡改出生年龄,1968年出生,现改名洪乙二,篡改出生年龄为1970年。其膝下有一男一女,其女谭雅丹1993年出生,其子谭胜俊2007年出生(儿子是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超生,二胎未开放前,放在他人名下,现已迁回其名下)。

谭国平,1990年毕业于徐闻县职业高级中学,之后没有在读大学。高中毕业后,谭国平的第一份工作是当保安,之后当上徐闻县公安局治安队员,后任徐闻县徐城派出所副所长、徐闻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教导员、徐闻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2017年11月任徐闻县公安局政工办主任(公安局政工办主任初任年龄限制为45岁,其真实年龄根本不可能上任)。

谭国平难道是神童么?16岁就能高中毕业,通过篡改出生年龄、钱财铺路,一路直升至徐闻县公安局政工办主任。

谭国平,早年任徐闻县徐城派出所副所长时,利用手中权力频繁接触以何妃省、何妃猛为首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在经济利益驱使下,默许该犯罪团伙在徐城城域内,开设赌场、麻将馆、牌九等违法盈利活动,逐步形成以何妃省、何妃猛为首,在徐闻区域内具有一定影响力、人员众多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其中包括杀人、绑架、伤害、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毁坏财物、开设赌场等犯罪活动。

2011年7月18日,何妃省的成功抓获,该犯罪团伙宣告覆灭。在市委、市政府的指示下,要求专案组乘胜追击、穷追猛打,对该涉黑团伙背后可能存在的保护伞问题,进一步组织开展深入摸排取证工作,但随着原徐闻县交通局局长叶语(现徐闻县规划局局长)一声话下,便没有人敢继续深究,此事不了了之。因为生活在湛江(雷州半岛)的这片土地上,没有人敢得罪叶语局长,因其有强大的政治靠山,但凡得罪过他的人,都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不是被黑社会恐吓、报复,就是随便扣个罪名免职,强制退至二线。就是这样,导致徐闻的社会治安越来越乱。同时,也助长了谭国平的气焰,继续为非作歹,指使柯文雄(绰号鸟仔雄,徐闻龙塘人)、绰号凹眼乐(徐闻下桥人),继续以不正当手段牟取暴利,充当他们的保护伞。谭国平指使其头号马仔柯文雄(徐闻夜潮酒吧老板),以暴力手段垄断周边娱乐场所的洋酒(黑牌威士忌),还指使凹眼乐垄断徐闻下桥的蔬菜、纸箱。

在谭国平升任经侦大队教导员期间,通过策划指挥,组织强收县城(酒吧、KTV)保护费,开设赌场以抽水、放高利贷的方式获利逾超四百万元。在徐闻县城内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的治安秩序。

2014年,在徐闻县夜潮酒吧门口,谭国平指使柯文雄纠集徐闻县夜潮酒吧保安以及社会混混持刀砍人,被砍者名叫施显赫,其是施政(现徐闻县公安局副局长)的亲侄子。砍人原因∶施政作为经侦大队大队长、谭国平作为经侦大队教导员期间,两人搭班子。工作上,施政一直压他,矛盾就此出现。谭国平心中不满,那天刚好遇见施政的亲侄子,正好砍人立威,杀杀其威风。为此柯文雄被立案侦查,关进看守所一月有余。后因谭国平请检察院某领导出面摆平,赔偿伤者200万,此事便作罢了。

徐闻夜潮酒吧

2015年,徐闻县新开了一家苏荷酒吧,由于品牌效应,生意火爆,而徐闻县夜潮酒吧客人流失,谭国平看不惯别人抢了他的生意,便指使柯文雄纠集二十多名社会混混持刀到苏荷酒吧砍人、砸东西,导致9人受伤,其中5人受重伤,伤者全部是苏荷酒吧的安保人员。此案件被谭国平压下,便不了了之了。

现如今谭国平当上徐闻县公安局政工办主任,更是不可一世。在2018年过年期间收受同事红包、名酒,其放言不醒目、不跑不送者,一律阻碍其政治上进步。其每天上下班开一辆雷克萨斯RX经典黑色2012款450h进口版SUV,当时是以其弟弟谭国强名义购买的,费用122万,2011年1月12日登记,车牌号粤B▪9EZ49,以前当经侦大队教导员时,就有钱开100多万的车了,那他的违法收入得有多少钱?望纪委、监察委严查……

雷克萨斯RX 450h

现谭国平利用职权涉及领域: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房地产(徐闻县金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酒吧(徐闻县夜朝club)、徐闻县鸿源食庄(文塔路)、徐闻县新鸿源食庄(徐闻县鸿源食庄城东分店)、徐闻县一洲大酒店,以上各有股份。2007年11月5日和2016年11月23日,以周妃红的名义分别注册∶徐闻县鸿源食庄(文塔路)、徐闻县鸿源食庄(徐闻县鸿源食庄城东分店)。谭国平在做幕后操作,占股40%,利用个人职务影响力,招揽客人进入消费。徐闻县鸿源食庄(徐闻县鸿源食庄城东分店)的1号客房是其主要招待领导之地,53℃飞天茅台酒等名贵酒以及各种名贵菜(包括违法买卖果子狸、穿山甲、鲎鱼等国家保护动物)是拉拢徐闻负责各领域的重要领导。2004年1月9日和2013年7月2日,以其大舅子洪法智的名义分别注册∶徐闻县一洲大酒店、徐闻县金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00万元),其实为他个人所有,一个公务员何来这么多钱。其小房产建在徐闻县春雷小学旁(春园北四巷),楼高达13层。在开工建设期间,与徐闻官霸规划建设局局长叶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因为县城小房产规划建设局规定:楼层不能高于8层。其违规多建5层,照样能建能卖。可见谭国平与叶语强强联手,徐闻无敌手。谭国平利用手中权大肆敛财,购买原徐闻县检察院大楼,花费一千多万。现楼下一二层出租给别人开幼儿园,其本人住五、六层,里面装修豪华无比。最近勾结徐闻官霸叶语占用农耕地,扩建徐闻县鸿源食庄(徐闻县鸿源食庄城东分店),导致民不聊生。

徐闻县鸿源食庄

徐闻县金蕾园小房产

以上两图是原徐闻县检察院大楼

叶语,男,徐闻县海安(原龙塘)人,现任徐闻县规划建设局局长。早年期间没有读过书,在徐闻县海安镇菜市场卖咸鱼为生。后因在海安镇坎仔村遇贵人陈康团,被安排到徐闻县工商局工作,从此风生水起。在社会上,扶持邓成(绰号烂仔成)、高洪(绰号大个洪)等,充当其地下次序话事人,大肆敛财。在官场上,一路飙升。叶语是徐闻县官场第一“能”人,每到县里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关键时候叶语总会担任救火队长。曾任徐闻县工商局副局长、物业局局长、经济开发区主任、中小企业局局长、公共事业管理局局长、交通局局长,现任规划建设局局长。

叶就,男,是叶语的亲弟弟,现任徐闻县公安局政委。其是义务兵出生,转业后在徐闻县林业局当职工。在2000年时,也是叶语担任工商局副局长时,通过行贿的方式,为其胞弟叶就谋取徐闻县公安局副局长一职,充当其手下邓成、高洪等人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保护伞。自从叶就摇身一变公安局副局长,这一当就是17年(2000年~2017年,党政领导同一职位最多干10年,已经严重违法违规。)。

新修订的《干部任用条例》明确指出,地方党委和政府领导成员原则上应当任满一届,在同一职位上任职满十年的,必须交流;在同一职位连续任职达到两个任期的,不再推荐、提名或者任命担任同一职务。

《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暂行规定》指出,党政领导职务每个任期为5年;党政领导干部在任期内应当保持稳定,无特殊情况应当任满一个任期;党政领导干部在同一职位上连续任职达到两个任期,不再推荐、提名或者任命担任同一职务;党政领导干部担任同一层次领导职务累计达到15年的,不再推荐、提名或者任命相应范围内的同一层次领导职务;党政领导干部任期内调整职务,任职3年以上的,计算为一个任期;任职不足3年的,只计算任职年限,不计算任期届数。

出现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不任满一个任期!

1、达到退休年龄的;2、由于健康原因不能或者不宜继续担任现职务的;3、不称职需要调整职务的;4、自愿辞职或者引咎辞职、责令辞职的;5、因受处分或处罚需要变动职务或者被罢免职务的;6、因工作特殊需要调整职务的。

可见叶语的实力有多可怕,他想让弟弟干多久就多久,现为了应对“中央扫黑除恶通知”,也为了自身的安全,通过钱财开路,为其胞弟叶就谋取公安局政委一职,充当其最根本利益的保护伞。

在叶语担任公共事业管理局局长期间,利用手中权力让其手下邓成、高洪等承包市政工程,所得利益,叶语得六成。其市政工程项目,对组织上欺报瞒报,骗取工程款,为了赚足口袋。其市政工程包括以下项目:乡镇道路改造、街道绿化、工路维修、路灯照明等……

在叶就任职公安局政委前6年,也就是担任公安局副局长时,分管交警、巡警。而其大哥叶语则担任交通局局长。在2010年~2016年期间,徐闻县全县的交通是叶语、叶就两兄弟说了算。叶就利用手中分管交警的权力,指使交管中队长王如灿在处理事故案件中,挪用事故当事人担保金,挂钩修理厂,挂钩保险公司骗保,不管事故的真相,只为利益最大化,有钱分最重要。还指使交警机动巡逻中队中队长黄鸿嘉,在马路上一旦发现超重车辆及时汇报并查扣,敲诈勒索以“5万、7万、9万”为标准,收取罚款费用。而罚款费用没有上交,直接私下平分并为当事人提供可以超重、超载的第二个渠道:信诚停车场(叶语让其手下邓成成立的,位于徐闻县木兰大道与爱民路交叉口东南100米)。超重、超载车辆只要每月交5万,可保一个月内途径徐闻到海南,不被交通局、交警大队以及机动巡逻中队查处、罚款。所以信诚停车场便成叶语、叶就两兄弟的摇钱树。

叶语的另一摇钱树则是丹葉茶藝(位于徐闻县德新二路),以茶艺的名义,聚众赌博。叶语比较聪明,平常开一辆旧款三菱(车牌号:粤G▪TQ679)出门、上班,平时就停在其茶庄门口。不过其不止这一辆车,还有宝马750、丰田埃尔法、路虎揽胜等名车,都是叫其手下邓成“不知以谁的名义”买的,这就是叶语的聪明之处。叶语在其茶庄二、三、四层,召集各单位负责人以及社会一定身份的人,以喝茶的名义聚众赌博,包括牌九、麻将、扑克等,以抽水、放高利贷的方式牟取暴利。在其招客过程中,如果叫谁,谁没来或推托下次再来,叶语就动用省某领导之名,跟县委主要领导说,换掉不听其使唤的局长。如县委不听使唤,连县委都要换。叶语任人唯亲,在县城里搞分派,专门扶持以徐闻龙塘人和海安人为主,提拔到重要岗位,干预人大代表选举和干预整个县城的领导干部的任命程序。其野心和权力,令人发指,整个县委就他叶语一人说了算,只要他说谁当局长,谁就当局长,谁当书记,谁就当书记。平时县委副书记、副县长等官员见到他,都要点哈弯腰。在其楼下(丹叶茶艺),名车停满,各行各业的老板(房地产老板、车站老板、公路建设老板为主)每天过来通过行贿来拉关系。

丹叶茶艺

丹叶茶艺

在广东省徐闻县城东大道,有一排外观非常漂亮的欧式风格建筑,美名:二十八号公馆,占地约三十亩,是一家投资近两千万、集卡拉OK、酒吧一体的大型娱乐场所。内部装饰富丽堂皇,晚上宾客如云,生意异常火爆!谁也不相信,如此奢华之地,竟是违章建筑。二十八号公馆其中的一个大股东叫邓成,徐闻人称他“烂仔成”,听说是徐闻最大的黑社会头目。该建筑所属地皮是新村,由于是农耕地,徐闻县政府一直想征用此地未果。说白了,此地属性一直是农耕地。说到这诸位读官应该明白了,农耕地上的商业用途建筑是否合法,不言而喻了!在中国,违规建筑应也不少,如此漂亮,如此用途,如此显目,如此的明目张胆,应该不多!不过话又说回来,邓成没那本事,他后面的人(徐闻官霸叶语)才是真本事。

徐闻县二十八号公馆

徐闻县金汇大厦(原芳都大酒店),于2017年开始装修,2018年2月7日开张。幕后老板嘴鲁Q(绰号),为了改造重新装修,占用人行道扩建其使用面积(七百多平方米),向叶语局长行贿几百万现金并分其股份,便得到相应主管单位:规划建设局的审批。

原芳都大酒店

徐闻金汇大厦

徐闻金汇大厦

徐闻县官霸叶语,所在县里的所做所为,民怨沸腾、政界不宁、商界震荡。操控政界、商界,唯他一人为主。他所任命过的单位(局)任一把手期间,都大量的安插自己的亲戚、朋友,导致他所任命过的公共事业管理局、交通局、规划建设局都严重超编,自己还创立了一些不合实际的人事编制。就拿徐闻县交通局来讲:有(合同工)、自主自收(事业编)、全额财政(事业编)、(公务员编)等,其在职工作人员达五百多人,其中有三百多人是叶语任局长时安插的,导致该局严重超编。而该局各项专项资金,(做公路)、(扶贫金)等都有不同程度被叶语盗用。(合同工)、自主自收(事业编)己经3个多月没有发工资了,而全额财政(事业编)、(公务员编)每月只发2700多块工作。叶语不管他人怎么样,只顾自己利益,自己还住别墅。希望纪委、监察委严查!!!还我们各工作人员一个公道。

叶语为何如此猖狂?其背后有大老虎陈康团撑腰,两人是徐闻县老乡。陈康团曾任广东省公务员局副局长、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党组副书记、巡视员、副厅长,现任人民政府参事。

党的十八以来,中央反腐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的决策部署。打虎不手软,拍蝇赢民心。而叶语、叶就两兄弟、以及谭国平顶风作案,利用职权谋私,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使徐闻人民反感至极。希望广东省省委领导能够重视,还徐闻人民一片蓝天。

以下为徐闻人民的反映:

原文网址:https://www.sohu.com/a/219406980_236961

原文:

广东徐闻城东大道旁大片耕地被非法推毁扩建酒店

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命脉。然而,处在广东省徐闻县城东大道南端东侧鸿源酒店后面的大片耕地,却严重被酒店非法摧毁占用扩建,多户农民多次向当地有关政府部门反映,曾停工一阵,近段时间又变本加厉,继续实施非法行为,推毁面积逾1000平方米。

据了解,该酒店扩建工程,并没有向政府有关部门报批,为圈地占用,层层疏通政府各级关系,不顾农户的切身利益,强行推毁耕地为酒店扩建用地,农民叫苦连天,多次上访一直未果。我国《土地管理法》第3条规定:”十分珍惜、合理利用土地和切实保护耕地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全面规划,严格管理,保护、开发土地资源,制止非法占用土地的行为。”由于《宪法》和《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了土地(含耕地在内》的所有权属于国家或集体,禁止任何单位或个人非法占用耕地。但是,任何单位或个人可在不违反有关耕地保护管理制度和通过正常的审批程序的前提下,依法占有耕地,享受对耕地的使用权,并接受国家的统一管理和监督。

保护耕地就是保护农民的生命线,呼吁当地政府重视采取应急措施,救救这里土地,还老百姓原有的耕地吧!

徐闻叶语买官卖官的传闻?

徐闻谁想当官就找叶语。这个说法并非空穴来风。民间传了很久了,买官卖官明码标价。我们姑且不论真假,在网上搜索一下,徐闻叶语,看看是怎么样的? 网上搜索“徐闻叶语”,会出现“谁想当官找徐闻叶语”,现在的搜索已经只能化到理解用户的想法程度了?其实不是的,是有人搜索到“徐闻叶语”的时候,顺便搜索徐闻叶语买官卖官,或者“徐闻买官卖官找徐闻叶语”这样的关键词,搜索引擎才会记录下群众的搜索行为的。 叶语局长是不是徐闻官场的人事局长?是不是真的卖官卖官钟力也拿他没办法?传闻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但是唯有一点,此人是真的能够在徐闻官场翻雨覆雨的。这个确为外界所公认。至于你问,为什么纪委不查不抓他,这里面关系错综复杂,谁也说不清道不明。

乡村道路建设现腐败!!!

记者在徐闻县暗访时发现,在徐闻县出现严重腐败问题中,陆续曝出治安严峻、赊账征地、非法征地等问题,特别是多年来徐闻县交通运输局惊现官商勾结,借修路之名,对上采取多报虚报,对下采取少给瞒报,不断套骗与诈取乡村道路建设工程款项的黑幕,更是让广大人民群众大为愤怒。

2011年7月18日,交通局局长叶语为了完成村通镇砼硬底化道路及搞好生态文明村建设,依据现有的实际情况,经徐闻县城北乡北水村委会及北水村(甲方)与徐闻县第三建筑企业总公司(乙方)双方平等协商,并同意签订了一份《道路建设工程合同书》。合同明确规定了工程地点、工程规模、付款方式、质量要求、工程验收,以及双方责任等。按照工程规模:1、主道约2公里,路面宽4m,厚度18cm,甲方按每公里20.4万元付给乙方;2、次道路面宽3m,厚度15cm,约2公里,甲方按每公里20.2万元付给乙方;3、次道路面宽限2m,厚度15cm,约3公里,甲方按每公里13.5万元付给乙方。付款方式:甲方按126.48万元分两年付清。注(如不足126.48万元,即甲方按第一年付63.24万元,剩下部分第二年付清,如超过126.48万元,除第一年付63.24万元,第二年付63.24万元,剩下部分第三年付清。)经过召开几次村民大会表决同意后,甲方代表北水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钟拾柒,以及六队(村)长钟富杰、叶增云、邓敷庆、邓寿华、钟锡南、邓明海,代表甲方与乙方签订有效合同。

当时计划按每村每人口600元集资修路款,可由于部分村民不同意挪用移民款(作为水淹区移民,省里每年每人口拨600元给予补偿,时间为10年。)集资,所以工程因资金问题,迟迟未能开工,被暂时搁置下来。然而,徐闻县城北乡党委、乡政府乘机把期间养病的北水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钟拾柒撤换,在新任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钟继徐刚上任不到几个月时间里,在城北乡党委书记林果的授意下,该村委会没有召开村民大会讨论表决,也没有经过与先前签订合同公司商议,便采取暗箱操作,私自与没有任何工程资质公司的庄严达成黑幕交易,私下签订另一份修路合同。

记者曾找到时任城北乡党委书记林果(现任徐闻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主任),从他口中得知,由于部分村民不同意,北水村去年的移民款已直接拨到村民的帐户上,所以修路的事情一再被搁置。为此,记者到北水村深入调查时发现,大家对修路是十分热情的,但在集资问题上还是存在分歧:一部分群众同意用移民款修路,一部分群众即依然不同意。但对于村里签订两分合同即表示不理解不知道,因为村委会根本没有召开过村民大会,有什么事情都是村委会干部瞒着村民偷偷干的。记者又找到前任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钟拾柒,在问及村委会发生这些事情后他是否知道,他表示自己被免职后,村委会有什么事情都没有通知咨询过他,所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听说而已,但他与徐闻县第三建筑企业总公司签订修路合同都是依据村民大会表决同意后,才代表村民签订这份修路合同的。

“要致富,先修路。”这几年,徐闻县在新农村建设方面取得显著的成绩,被确认为全国“典型”之一,但追随时间推移,部分领导便借修路为名,通过一些村委会以及徐闻县交通运输局向省、市多报、瞒报等恶劣手段,骗诈部分修路款项,然后进行私下瓜分。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徐闻县交通运输局局长叶语指示综合规划建设股股长庄全红就是其中主要的内幕黑手。近几年来,作为徐闻县镇(乡)通村道路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与徐闻县交通运输局综合规划建设股负责人——庄全红,利用手中的权力与关系,在徐闻县乡村道路报批中,不断采取瞒报、虚报、多报等手段,并伙同一些村委会干部对这些扶持款进行瓜分和侵吞,且数目与次数非常多。而此次北水村道路承包商庄严正是通过庄全红这层关系渠道,进行他们一贯伎俩:项目——修路——报批——拨款——下发——瓜分(侵吞)。

庄严是一个不懂工程,也没有什么工程从业资格的社会人员,但凭借庄全红亲侄子这层关系,竟然从零几年开始,依靠亲叔叔庄全红在徐闻县交通运输局主管乡村道路建设报批等权力,通过挂靠徐闻县第一建筑总公司、徐闻县建筑安装集团公司、徐闻县第三建筑企业总公司等公司名下,几年下来几乎是统占了徐闻县乡村道路建设工程项目,并采取瞒报、虚报、多报等手段,骗取上级拨给地方乡村道路建设的资金。

据一些人反映,庄全红不但利用手中的权利以权谋私,而且明目张胆要好处。他曾经多次在公开场合下,提出凡是该县乡村道路建设工程,一定要挂靠徐闻县第一建筑总公司名下才行,如有些已挂靠别的公司或已签订好了的合同,也要按每公里缴纳1000元费用,否则不给上报与验收。

记者了解到,北水村委会(北水村委会位于广东省徐闻县城北乡以北八公里,北边靠南华农场三队,东边是大水桥水库区,西接北岭村委会。由北水村、军房村、铜铁村和火炉桥四条自然村11个队组成。全村人口是1968年至1969年从廉江鹤地水库迁来的移民,属城北乡管辖,现全村总人口3163人,耕地面积5500亩。)以前有2000亩左右耕地被低价承包出去,今年承包期限一到之后,城北乡领导与北水村委会干部便没有经过村民大会,就私自把这些耕地瓜分了。据其中一个知情者承包商介绍,他们已与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钟继徐签订合同,以每年一亩几百元的低价格承包几百亩耕地,另外一部分耕地即是承包给修路老板作为补偿,还有几百亩耕地是留给城北乡某些领导的。然而,记者在北水村采访时,问及村民是否知道土地被承包事情时,他们都说不清楚内幕,这是因为村委会根本没有召开过什么村民大会讨论过,所以很明显这是北水村委会干部,受到承包商好处,通过一种暗箱操作,与官商勾结,偷偷进行私分土地的恶劣行为。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出于修路中的巨额利润关系,许多领导已经不再顾及违反法律了。从现任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钟继徐口中得知,是上级领导给他施加压力,自己也没有办法,才这样明目张胆违法乱来的,他甚至就直接暗示是城北乡主要领导指使的。记者在暗访中还发现,一些领导和个别村民在移民款挪来修路时,他们表示不同意也要挪用。于是,记者通过乙方了解发现,下一步移民资金到位时,由政府出面,北水村委会与城北乡财政所达成内幕交易,通过官民勾结,暗箱操作,骗取移民款,然后进行瓜分。

在知情人带路下,记者来到了徐闻县城北乡文丰园村,看到了几年前建设的乡村道路,原来修建好的硬底化水泥路1公里多些,而向上面申报的数字却是2.9公里,一下就多报了1公里多的路程。我们初步计算了一下,按照每1公里/10—20万元的造价,如果每年多报或虚报10—20公里,至少有几百万元的巨款被瓜分私吞了,算算几年积累下来,这似乎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我们非常窝心,徐闻县乡村道路建设原本是一项民心工程,但在一群如硕鼠般官员长期腐败下,这变得十分黑暗与可怕。于是,呼吁上级政府、纪检部门介入调查,在证据确切情况下,移交司法宣判,进行必要的惩罚与制裁,还广大群众一个公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5

  1. #5

    依法治县任重而道远

    匿名4周前 (09-23)回复
  2. #4

    最强烈地呼吁广东省委纪委监察委立即介入调查,查清查明徐闻地区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给徐闻人民一个法治的天空。

    匿名5个月前 (05-24)回复
  3. #3

    这帮黑恶势力在徐闻地区存在多年,严重渗透到党的领导政权,毒化的当地的政治生态。最强烈呼吁广东省委纪委监察委立即介入调查,彻底查清查明有关情况,将不法之徒投入监狱,还徐闻人民法治的天空。

    匿名5个月前 (05-16)回复
  4. #2

    徐闻地区黑恶势力,以及黑恶势力保护伞环环相扣,为害一方多年,当地党委政府熟视不睹,严重失职渎职,导致了今天黑恶势力盛行,严重渗透到党的政权机构,危害颇深,恶化了当地的政治生态。最强烈地呼吁中央纪委监察委立即介入调查。

    匿名5个月前 (05-15)回复
  5. #1

    这是一条大鱼啊,在徐闻已经威风多年了,黑白通吃,无人敢管,无法无天,也许是广东省委纪委监察委那帮人眼睛瞎了,就是这么几个人,在一个地方危害多年,人民群众也反反复复举报了多年,但就是没人理,这就是严重失职渎职案,是对党的事业的不忠诚。

    匿名5个月前 (05-15)回复

口碑聚合门户 谈论影响中国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